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黑 拳  

2010-11-30 16:05:32|  分类: 小说、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波在省队拳击选拔赛中败在常浩手下,最终落选。不甘心的曲波,决心要在武术界闯出一片天下,他认为名和利才是人生的奋斗目标,他告诉女友苏珊,他要离开省城去追求自己的事业,苏珊是个善良恬静的女孩,她希望曲波和自己一样做一个上班族,过那种平淡幸福的生活,但心高气傲的曲波不听劝阻,苏珊一气之下便断了来往。

   曲波没有想到现在找一份工作会如此困难,就在曲波屡遭冷拒心灰意懒时一则招聘广告让他眼前一亮,青市帝皇娱乐公司高薪招聘拳击手,机会终于来了,雄心勃勃的曲波直奔青市。看了曲波的简介,胖胖的公司老总金豹不由眼前一亮:“你就是曾经获过拳击冠军的曲波先生。”曲波不由惊讶地望着他,金总耸了耸肩:“我在电视上见到过你,近年来娱乐场所的那些唱歌跳舞扦科打诨的节目已经吸引不了多少人,我公司独创拳击赛这一新的项目,生意还不错,有你这样的高手加盟,一定会更火起来,今晚你先看几场本公司的表演,熟悉熟悉情况。”

   当晚歌厅里有一场拳击比赛,歌厅不大,但坐满了看客,几对拳击手依次上场比赛,虽然这种比赛在曲波看来不过是小儿科,是一场初级水平的较量,但看客们的激动和吆喝却是震耳欲聋,他不禁好奇地问金总:“这里的拳击比赛怎么没有什么章法?”金总轻轻一笑:“拳击比赛只要能打赢对手,怎么打都行,我们把他叫自由博击。” 金总说,自由博击比正规拳击要紧张剌激得多,很多人愿意支付高额门票,所以拳击手的报酬也十分丰厚,胜者至少每场有数千元的酬金,还加上奖励,级别越高的比赛,胜者的酬金越高。曲波心中窃喜,凭自己的功夫,在这样的场子上比赛,取胜是没有问题的,更重要的是,他只要奋斗几年,就能名利双收,到时他一定买下豪宅开着名车向苏珊求婚。

  几天后金总通知他准备出场,比赛场地是金总属下的最豪华的月亮湾休闲山庄,跳上拳击台和他对打的是个身材高大,看样子有点蛮力的汉子,看他跃上台的几个准备动作,曲波就知道,这家伙虽然来势汹汹,不过是个出道不久的业余选手。曲波为了展示自己,很是表演了一番漂亮的拳击功夫,直到台下掌声四起曲波才决定结束战斗,当一记漂亮的左勾拳将对方重重打倒在地时,台下看客发出一阵狂呼乱叫:“打呀!再打呀,打扁这小子!”曲波没理那些看客的喊叫,拉起对方友好地握了握手,他觉得拳击就是一场对抗表演,应该有君子风度。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曲波又连克两名选手,其中一位据说是在山庄小有名气的高手,曲波的精湛拳技让场上观众兴奋得狂呼乱叫,曲波有了一种成就感,他感到成功的大门正在向自己敞开。

  初次出马得胜,曲波便拿到了三千元的酬劳,金豹接着又递给他二千元,说是奖金,接着又打了几场,不过由于他的拳技和他们不是一个档次,所以再当曲波上台时竟没有对手应战了,金总告诉他,这几场只是让他锻炼锻炼自由博击的打法,他将逐步安排他参加更高级别的拳击。在休息几天后,金豹通知他参加“梦幻世纪”的高级别比赛,梦幻世纪位于月亮湾的绿林深处,一般人很难进到这个奢华之地。这次比赛,警卫森严,进去的观众都必须出示娱乐城发给的金卡。此时的曲波已经不是初出道时的样子了,他已经具备了自由博击的各种打法。当他跃上擂台做了两个漂亮的拳击动作时,引来了台下一片狂热的叫好声,这次比赛都是些有名气的拳击手,档次比初级赛高了一级,曲波的对手是一名知名度较高的散打运动员,曲波只花了五分钟就轻松取胜。

  曲波开始在青市娱乐界崭露头角,一天金老板把他邀到包厢,说有一场号称世纪之争的拳击赛即将在月亮湾梦幻世纪进行,对手将是来自滨海的职业拳手鲨鱼,就梦幻世纪能够排得上名次的拳击手来看,曲波是唯一最佳人选,这次如果获胜酬劳将高达五万。不过金总告诉他,这次比赛非同寻常,曲波必需抛弃以往的那种君子之风,因为双方都是青市最高级别的拳击,来自深圳的鲨鱼为了获胜,绝不会手软,所以难免发生意外。金总看见曲波还没有弄懂他的意思便严肃地说:“曲先生,为了这次世纪之战,我可是下了重注,我们两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原创 黑 拳 - 哈哈镜 - 哈哈镜  曲波为金总的话楞住了,他望着老板,既是拳击比赛还下什么注,金豹仰起脖子一阵大笑:“曲先生,我忘了告诉你,你每次除了酬金外的奖励,那是赌注的提成并非奖金,你不要以为这些看客都是等闲之辈是来欣赏拳击艺术的,他们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有的是钱,缺少的是兴奋和剌激,而我们能够给他们提供兴奋和剌激,只要他们下注豪赌。这种豪赌比牌桌上的博弈更具诱惑力。”难怪每次比赛都是在保密情况下进行,曲波这才明白,他打的竟是以赌博为目的的地下黑拳。看着曲波没有作声,金总放软了语气:“我已经和鲨鱼的老板吴总吴卓飞先生签了约,你胜了除报酬外,我会付给你加倍的奖金,这可是平常人一辈子都不敢想的。”看着犹豫不定的曲波,金总轻蔑的一笑:“如果你害怕了,不敢打,我可以和吴先生商量取消这次比赛。”这句话击中了曲波的软肋,年青气盛的曲波慷然应战,挥笔签下了协议,曲波决定,为了苏珊这是最后一战。

  富丽堂皇的梦幻世纪气氛凝重,当鲨鱼跃上擂台的时候,所有的看客发出一阵狂呼,看着鲨鱼凶狠的目光和闪电般的热身,曲波知道这是一个久经沙场很难对付的拳击手,不过曲波不知为什么感觉比以往要兴奋得多,他要赢下这场比赛,为了苏珊。裁判一示意开始,鲨鱼就挟着一阵风扑了上来,这家伙果然凶狠,手脚并用,旋转腾挪,左勾右直,愈斗愈猛,曲波沉着应战,稳扎稳打,攻守兼顾,意图先消其锐气。双方势均力敌,几个回合都是平手,但台下那些赌徒却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他们时而歇斯底里的狂叫着,时而挥拳对着拳击手怒吼。鲨鱼攻势越来越凌厉,且其拳击速度明显快如曲波,只是鲨鱼身手没有曲波灵活,慢慢地曲波已感到渐处下风,鲨鱼这家伙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招招都往致命的地方袭来。

   在双方休息时,曲波竭力寻找致胜的办法,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轻轻地对他说:“用你自创的憨拳试试。”曲波猛一回头,一位瘦削的黑衣男子正站在拳击台边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曲波心头一亮,憨拳是曲波结合醉拳自创的一种打法,其法看似笨拙,外行人看尤如小孩出招,其实却招招暗藏杀机,令对手很难防范,因是自由博击,曲波好久没有使用这种打法了,但这种密拳黑衣男子怎么知道,曲波来不及细想,先试试打乱鲨鱼的章法再说。果然一开局,曲波突然拳法大变,脚步踉跄,拳法混乱,让观众以为他败局以定,让摸不着头脑的鲨鱼无法应对,就在鲨鱼乱了阵脚的时候,曲波那看似没有章法的乱拳竟一次紧似一次地击中了鲨鱼的胸堂、下颚,就在鲨鱼犹豫着调整打法时,曲波一击沉闷的直拳将鲨鱼击倒,台下一片惊呼,鲨鱼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旋即以极快的速度向曲波扑来,相持转胜的曲波此时精神大振,侧身抬腿,尖足闪电般击中鲨鱼的脑袋。

  鲨鱼又一次晃了两下,终于再次倒下,因为曲波这一招只用了三分力,他不想为了赢伤了对方的性命,看着没有动弹的鲨鱼,曲波弯腰想拉鲨鱼起来,鲨鱼突然就地一滚,腾身飞腿向曲波的胸前击来,骤不及防的曲波眼看就要肋骨断裂,一瞬间一道黑影就地滚上台来,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右手肘关节往上一抬,拍的一声,鲨鱼一声嗷叫,立脚不稳应声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台下几名保安看有人搅了场子,纷纷持械向黑衣人扑去,只见此人挺立台上手中一亮,一声枪响震住了全场:“警察,都给我呆在原地不许动。”一时间场内形势大乱,不少赌徒想夺路而逃,坐在前排的金豹和吴卓飞立即站了起来,几名保镖保护着他们准备离去,但数十名警察已经封锁了月亮湾,娱乐城外警灯闪烁,警方早己布下了天罗地网。在公安局里曲波才知道,那个黑衣人就是青市打黑除恶鼎鼎大名的刑侦队长陈平。

  吴卓飞,滨海地下拳击赌博的龙头老大,他多次带着鲨鱼往返各地进行拳击赌博,由于鲨鱼拳技高超出手凶狠,成了吴老板地下拳击的头号杀手。这次吴卓飞与金豹联手进行所谓的世纪之战,实际上是一次网络与拳击现场的同步豪赌,各地赌徒可以在网上下注,也可以现场下注,下注金额高达千万。为了一网打尽这个横跨数省的地下拳击赌博网络,滨海警方获知这一线索后与青市公安决定联手端掉这个地下赌窝。曲波感谢陈平救了他,陈平说:“真正救你的不是我,是另有其人。”说完向室内喊了一声:“小妹,你该出来了!”曲波没有想到,出来的竟是苏珊。原来苏珊一气之下和曲波断绝了联系,但一直惦记着他,他希望曲波有一天会醒悟过来,放弃名利和自己过那种平淡的生活,当他打听到曲波应聘进了青市的帝皇娱乐公司后,立即和在该市刑侦大队工作的表哥陈平打了电话,并将曲波的情况详细告诉了他,希望表哥一定要关注曲波,必要时拉他一把,别让他误入岐途。陈平告诉她,曲波被黑社会头子金豹所利用,陷入了黑市拳击,而这个庞大的黑市拳击正在警方的部署打击之中,苏珊心急如焚立即来到了青市。

  鲨鱼因脑血管破裂在抢救中不治身亡,经法医检验,鲨鱼长期服用兴奋剂使其脑血管逐渐变得脆弱,这次大剂量服用和剧烈击打最终导致死亡。陈平问曲波是否知道鲨鱼的真实身份,曲波摇了摇头。陈平告诉他,鲨鱼的父亲是煤矿大老板,在一次省队选拔赛中花钱通过关系让鲨鱼获胜进入了拳击队,后来鲨鱼因豪赌被开除出队,不久他就投靠了吴卓飞,鲨鱼的真实姓名叫常浩。常浩,自己正是那次败在他手下,原来竟是鲨鱼的父亲做了手脚,但几年不见,鲨鱼变得不认识了,陈平说,常浩在一次拳击中面部受伤整过容,变成了鲨鱼。陈平接着的一句话让他更加震惊:“其实你和鲨鱼一样,不过是老板们手中的一枚博杀的棋子。金豹供认,这次比赛他同样暗中给你下了药,不过吴卓飞给鲨鱼下的是进口药,而金豹给你下的是本地药而已,如果不是这次行动,你以后的结局不会比鲨鱼好多少。”曲波一阵骇然,陈平问曲波有什么打算,满怀期待的苏珊说:“现在就看你大队长能否让他迷途知返。”陈平微笑着拿出一个信封,此时的曲波望着苏珊激动不已,那是一纸市局聘任令,聘任曲波为青市公安局特警队武术教练。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