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选个恶人当代表  

2011-01-12 21:09:05|  分类: 小说、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农贸市场是市里有名气的疏菜肉类大市场,里面的商贩,摊点云集,热闹非凡。市场管理员到是有三个,一个五十来岁的半老头叫曹主任,这曹主任生就一个酒糟鼻,一天到晚酒气熏熏,外加两个年青小伙,整天只想在这些个体户上沾点便宜,说是来管理大市场的,到是越管越乱。上面无论来了什么人检查,酒糟鼻一律是摇头摆尾,跟上跟下,吃喝玩乐的钱最后全摊在摊主们的头上,临走还要拿些鲜货意思意思。可恶的是那些地痞流氓来收保护费时,这几个管理员就早躲得没影了。

不久肉摊这边新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膀大腰圆,一脸的络缌胡子,这人姓古,叫古牛生,古牛生是个怪人,做生意闷声不响,也不和别人来往。出摊没多久,就来了两个收保护费的,两家伙来到牛生摊前,伸手就要牛生交三百元,牛生说这摊位费早就交了,不明白还交什么保护费,那两小子眼睛一横说:“少废话,这是保护费,是咱们老大定的,这里的摊主没哪个敢不交,识相点就乖乖地拿出来,不然以后看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做生意。”牛生听了火就来了:“老子在农村里就受人欺,进了城还受人欺,你说要咋样!”两地痞恶狠狠地说:“老子就掀翻您这屠凳!”话音刚落,一个家伙对准牛生的胸口就是一拳,没想到,这牛生也不是好惹的,大喝一声:“想欺侮咱是吧,那就试试!”说完操起屠案上的半尺杀猪刀,发一声喊,往案桌上一砍,那杀猪刀竟砍进去一手掌深,立在那里颤巍巍的。两小子在这里收保护费多年,还没有看见过这等不怕死的,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旁边的那些同行看着心里高兴,暗中称好。

那天一个城管的又来了,看见牛生是个新来的,便到他的摊子上买肉,买了两斤肉,看见牛生望着他等付钱,城管翻了翻白眼:“怎么,不认识我,我是这一片城管的。”牛生笑了笑客气地说:“咱不认识什么城管的,将钱买货,咱爹来了也得付钱。” 城管便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牛生公事公办的找了剩余的钱给他,那小子口里哼着:“好、好、好!” 悻悻地走了。旁边的一位摊主大嫂告诉他,这家伙经常这样,买东西不付钱,要么故意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因为他是管这一片的,谁都不敢得罪他,只好陪着笑脸白送。牛生听了气愤地说,谁要是欺侮咱,老子就放他的血。这牛生的狠劲不久就传扬开了,谁也不敢招惹他。

一天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到牛生摊位上买肉,只要半斤嫩嫩的瘦精肉。牛生称了半斤精肉又顺手搭了一点肥肉,小女孩要把那点肥肉换成精肉,牛生瞪了瞪眼,这精肉本来就足秤,这肥肉是奉送的。牛生把刀往案板上一放;这孩子,要还是不要,不要就到别处去买。小姑娘怔怔地望着她哭了起来:“叔叔,我妈在床上病了好久了,想点瘦肉吃,这钱是我捡废品赚的,您就帮帮忙吧!”牛生望着小女孩半天没有作声,他缓缓地切了一大块精肉,温和地说:“那你快拿回去照顾你妈吧。” 牛生虽然脾气不好,但口恶心善货真价实,从不短斤少两,比那些笑里藏刀的奸商好多了,所以顾客还是愿意在他那儿买。

年末时这曹主任通知每个摊主,新的一年又要增加管理费,限三天交齐,否则就要撤摊,摊主们闻讯就跟炸了锅似的,这管理费早就按上面的文件精神交了,怎么又要交。闹归闹,别人都怕事,还是服服贴贴交了,唯有这牛生不声不吭,当没回事样。那曹主任看见这牛生半天还没有动静,便带着两人赶了过来,牛生说,您要是拿得出任何一级的文件,咱二话不说,一分不少的交,要是拿不出文件,想撤我的摊,牛生晃了晃手中的屠刀,看它答不答应。这牛生的横,曹主任早有耳闻,曹主任看了看牛生手中的砍肉刀,自信这肉脖子不是它的对手,只说了一句:你小子有蛮恶,有种!就带着人走了。

后来这市场管理体制也实行改革,摊主们强烈反对酒糟鼻子几个连任,上面便换了一个新班子,并根据个体户们的要求,在摊贩们中民主产生一个代表,协助市场管理办工作,没想到这一选还把恶人牛生给选上了。当牛生以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后,牛生站起来一改原来的那横相,腼碘地对大伙说:“咱照样摆咱的摊,有啥事咱出面就行了。”

牛生当了协管代表后,还真给个体户们办了点实事。上面该收的有文件的收费,只要管理办告诉牛生一声,牛生一个吆喝,立马就收齐了,那些乱收乱罚的部门来捞油水,管理办乐得让牛生去得罪人,牛生一出面都灰溜溜地走了。那些地痞流氓早就领教过牛生的本事,也不敢到这片来惹事生非,牛生放言,这些家伙来了,老子就砍翻他几个再说,反正老子也没什么亲人,只有这命一条。牛生这管理方法和这横蛮到真管用,这农贸市场好久都没人敢找楂了。

有人打听到了牛生的身世,牛生是在村里遭了大祸出来的。牛生的家紧靠着村办鞭炮厂,妻子和女儿那次在鞭炮厂的爆炸中不幸丧生。那厂是村里几个干部私自办的,后来村干部欺上瞒下,送情送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用点小钱把此事摆平了。牛生为这告了两年的状,没有人理采,老实敦厚的牛生一怒之下,怀揣一把菜刀就到了乡镇府,声言不按政策赔偿,他就自杀在镇长的办公室里,说完就把锋利的菜刀架在了自已的脖子上,领导们这才慌了神怕把事闹大,赶紧把村长喊来,当场赔偿了五万元现金,满腔悲愤的牛生怀揣这用妻子和女儿的命换来的钱,独自来到了城里,用几万元租下了这摊位,从此老实的牛生悟出了一个求生的道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以恶对恶,没想到这一招还真让自已在城里站住了脚。

牛生当上代表后,那个被他呵斥过的小女孩到他的肉摊上买肉更勤了。原来本性善良的牛生那天看见小女孩的恸哭不禁触景生情,找到小女孩的家,才知道小女孩的父亲几年前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时,不幸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女人靠卖点小菜为生,那小女孩和牛生死去的女儿年龄相彷,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相同的身世使牛生和那女人亲近起来。

牛生不时地关照那个不幸的家庭,慢慢地两个苦命人就产生了感情。女人知道牛生的意思后说,咱两成个家可以,但你要改改你那脾气,牛生叹了一口气,我其实是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人,在乡下时,咱什么人都不敢得罪,只知道埋头苦干拼命做事,养家糊口,没想到人善还是被人欺,这是没办法逼出来的呀,女人默然。不久牛生和那女人打了结婚证,自此牛生又恢复了他原来老实善良的本性。

                 原载《古今故事报》2005年3月总第596期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