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家的年糕》  

2011-11-23 15:44: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过年了,山村人家最热闹的要数打年糕。打年糕的那天最忙碌,三舅爹老早就把大煤油灯擦亮上满油,厨房里柴火准备好。吃完晚饭,一口半人高油光铮亮的大木蒸笼里装满了糯米被抬到灶上的大铁锅里。

积年老树蔸烧得满灶通红,那火光映照着细三舅爹红红的脸庞,映照着那满头青丝。舅舅们则在一旁忙碌着准备石臼和木杵。石臼用来装蒸熟了的糯米,木杵用来击打糯米。糯米要蒸好久好久,直至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这时候,三舅爹便很有把握地喊开蒸。

掌握火候还真不容易,细三舅爹蒸出来的糯米颗颗晶莹透亮,既不硬又不稀,柔软松爽,香气扑鼻。抓一把熟糯米放在手里就像一堆玲珑剔透的珍珠,每当这时三舅爹就用手给我们每人捧上一捧,那味道简直美极了。

打年糕这时候才真正开始。三舅爹把熟糯米倒在石臼里,然后舅舅们紧握木杵使劲地打击,有时候是两人,有时候是四人,大家轮番上阵、欢声笑语,好不热闹。那一夜我们是睡不着的,跟在大人们后面瞎忙,累了或灶门口,或稻草上倒下便能睡着,直到大人们喊 我们起来吃年糕。

打年糕是我们儿时最开心的日子,自从参加工作后,便再也没有尝过这种乐趣了。每逢过年,细三舅爹总会给我们捎来上好的年糕。四年前,二老相继过世,他们就葬在糯米丘的山嘴上。我的舅舅们从此再也没有打过年糕了,他们说乡里现在没有人再打年糕了,市场上一到过年满街都是,既省事又漂亮,花不了几个钱,何必自找罪受。

从此我再也没有吃过像两位老人那样用木蒸和石臼打制出来的年糕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