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原创旧作》依依黄家坪  

2011-05-22 10:36:0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家坪座落在洞庭湖东乡的一个大畈中间,四围是一马平川的水田,村周围绿树环抱,远看如一座绿色的小岛。黄家坪的十来户人家都姓黄,一脉相承,亲如一家。

我的一段童年生活就是在黄家坪外婆家度过的。各种各样叫不出名的树木花卉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生长,春也绿,冬也绿,一派生机盎然。在这个幽静的树林里,还栖息着一些可爱的邻居,斑鸠、野鸽、画眉、长尾野鸡,野兔,还有老喜欢干坏事的黄鼠狼,俗称七仙姑……。

清晨,当晨霞满天的时候,无数的飞禽扑闪着翅膀,鸣叫着向蓝天飞去,黄家坪的人便掮着犁耙,赶着耕牛,吆喝着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傍晚伴着夕阳的余辉,房顶上开始炊烟袅袅,辛苦了一天的人们陆续从野外归来,百鸟归林,天空中那此起彼伏的啼叫声宛如一首美妙的交响乐。月兔东升,喧闹的林子安静下来,友叔这时候便吆喝上我们带着手电悄悄地溜进了树林。

友叔对林子里的鸟类栖息地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我们的任务就是按照友叔指定的地方用手电照住,电光一照,那些窝里的鸟儿全都呆头呆脑的一动不动,友叔便如猴子般灵巧地爬上去,在一阵朴楞声中友叔口袋里已经揣满了野鸟蛋,得意洋洋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黄家坪门口有一口大水塘,每年春上有挑鱼苗的途经此地便花钱买上几千尾,放到塘里任他自生自长。反正农家多的是野菜、猪粪,这口水塘也不负众望,一塘的鲢草鲤鲫,鲜活肥大,常常在月光如水的静夜激起阵阵涟漪。

到了年未友叔便带着一帮青年小伙,驾着杀年猪用的大木盆,竹篙一点,滴溜溜地飘到了塘中央。大网一撒,一网拖上来就是三五十斤,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站在岸上指挥,看到差不多了一声喊停,青年们才竹篙一闪收网上岸。这当儿自有一拨人把鱼按大小搭配分成堆,然后自个儿拿,每次分鱼大家总是互相谦让,直到老头子们发脾气;“让让什么,都是自家人!”。

过年最有趣的当然是赶瘟神。不知是老一辈哪一代传下来的,每年除夕的夜晚,都要举行一次赶瘟神活动。瘟神是由竹子和纸扎起来的,青面獠牙,一付凶相,由两个青年人抬着,一个穿着八卦图案的老道人在前摇铃引路,口中念念有词;瘟神走,福气来,五谷丰,人禽安。青年人则抬着瘟神穿家过户,一些半大小子高举着火把呐喊着紧追而上,然后绕村而过直到后山放定。

大伙儿把火把扔到瘟神身上,看着它烧得毕啪作响,那燃烧的大火照亮着一张张古朴的脸庞,他们在默默地祈求着一个人寿年丰的未来。活动结束大人小孩便开始了守岁,这一夜你可以疯玩,疯吃,放鞭炮,品年货,如花生,瓜子,蚕豆,回角,吃自已磨、自已烫的豆皮,一直到堂屋里的大红腊烛流尽最后一滴红泪。

而今老一辈的大多谢世了,当我们一个个走出家园后,友叔这一辈的人又都成了老人,他们依旧躬耕于陇亩之间。黄家坪虽历经苍桑岁月,人事更替,但多年来依旧保持着勤劳善良古朴的遗风,那片林子到现在还鸟声依旧,这得益于后来老一辈人立下的规矩;黄氏家人不得再捕杀林中生灵。

那口塘还如昔日一样清波荡漾。过年仍少不了花生、蚕豆、粉皮之类。黄家的人都还遵循着老一辈的规矩,一切恍如昨日,他的周围一切都在变,不变的是黄家坪的古风,只是每年不再赶瘟神了。

重回黄家坪,徘徊在新建的堂屋里,看着正面墙上历经风雨依旧供奉着“天地君师亲”的古老牌位时,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黄家坪似乎还是旧时的黄家坪,她依旧保持着纯静的风韵,在喧嚣的年代里,她绝世独立,看岁月悄悄地流逝……。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