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高级病房里的官太太  

2011-10-21 11:22:16|  分类: 精品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你会不会来看我
 
  我今年45岁,八年前通过物业公司进入这家市甲等医院做24小时陪护,大家叫我花姨。在这个医院,共有护工80多人,负责病人的起居饮食,包括日常的喂饭、喝水、上洗手间搀扶、擦身等,一天80块钱。
 
  她是由院长与一大群“官先生”亲自送到特护病房里来的。床头卡上写着:姚玉,43岁。听医生说,她子宫里有个10厘米的肌瘤,是来做开腹剜除手术的。
 
  入院之前,院长亲自把妇科最骨干的医生护士召集起来,开了一场思想动员会。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让我们拿出百倍的热情,让病人享受到最高规格的医疗接待。我因为患者评价最好,被指定为她的护工。散会后,院长面色凝重地走了,八卦的护士们窃窃私语:“听说是副市长的老婆!”“副市长,就是分管咱们医疗系统的那个啊……”“怪不得院长严阵以待……”
 
  那群人在她病房里待了不到十分钟,就纷纷走了,留下一个保姆照顾她。他们出门的时候,她问:“老刘,你晚上会不会来看我?”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头也不回地说:“我先前已经跟你说了,晚上要和市长开会。”她神色一下子黯下来。
 
  哪知她又突然转过脸看着我,恶狠狠地叫了一声:“看什么看,滚,我不想看见不相干的人。”
 
  我赶快离开了,心想,这官太太的脾气可真不好,这活不好干。
 
  2.我不会老得很快吧
 
  我陪着她做术前检查。经过李医生办公室,她回头对我说:“你先回房间,我找李医生有点事。”
 
  走廊里人很少,我帮她关上门,听到她支支吾吾的声音:“李医生,你说我要是切了,不会老得很快吧?人家说会更年期提前啊。”李医生说:“这个您不用太担心,切了以后您多注意调整,对身体的影响会慢慢减轻的。”她又问:“那个……我那个事的时候,很痛,我和他已经很久没有了。要是切了,症状会好转吗?”“这个,每个患者的情况不同,心理调整很重要。您先放宽心……”
 
  这就是妇科的特色:来这里的人,总少不了些难言之隐。
 
  晚上,保姆回家了,我打开折叠床,准备睡她旁边。她一下子坐起来:“你干什么?你要睡我这吗?你快出去吧,我最讨厌旁边有外人!”我无奈,只好关了门,睡在她门外的长凳上。没一会,我听见她关了电视,在房间打电话,听口气是打给她儿子的,语气十分关心与柔和,和白天满身尖刺的她,还真不一样。
 
  第二天是手术的日子。早上七点多,我从外面上楼,看见保姆站在楼梯口打电话:“没关系,市长,您不用来了,我会看着她的。”说完进了门。我听到她向她转述刘市长不会过来陪她手术的消息,她控制不住地开始咒骂保姆。我索性等她们吵完了,才进去。
 
  我进了病房,看见她已经坐起来,劈头问我:“你去把李医生叫来,到底几点钟动手术?”我赔着笑:“李医生今天上白班,要八点才会来,我一会再去帮你问问。”她又开始骂骂咧咧。
 
  我暗暗庆幸,幸好她住不了多久,否则还真够我受的。刚想了一会儿,院长已经带着医师与护士都上来了。院长笑眯眯地说:“姚女士,一会儿就给您动手术。您放心,肌瘤小,只是个小手术。”姚玉看起来还算淡定:“老刘跟我说了,他今天有点忙,晚些会来看我。”
 
  院长毕恭毕敬地说:“姚女士,刘副市长在不在,我们都是一样认真仔细的。手术不大,您尽管放宽心。”
 
  她语气舒缓了点:“那是当然,就算他不来,谅你们也不敢不仔细。”
 
  3.他好像外面有人了
 
  手术时间不长,我与保姆坐在手术门外等着。我问保姆,姚玉的儿子为什么不来。保姆说,她儿子在加拿大读书,根本就没让她儿子知道她在动手术呢。“那她娘家的人呢,怎么也没过来?”保姆淡淡地说:“都忙吧。”
 
  一个小时过去了,老刘也一直没来。我想起昨天晚上她与儿子通话时的柔和声音,想起她对我们讲话时凶恶的声音,她对院长讲话时的高高在上,对她老公讲话时的略带哀求。又想起了她昨天与李医生的对话,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又可恨又可怜。
 
  在护士站,护士白姑娘跟我发牢骚:“领导太太来了,全员加班,我都值了两个夜班和白班了。”我也苦笑着摇摇头:“哎,领导太太不好伺候!”白姑娘小声说:“唉,她也不容易,我弟媳的儿子正好在她班上读小学,听老师们说,她以前脾气很好的,一点没有架子。五年前她体检查出子宫肌瘤,一直保守治疗不想做手术,结果越拖越大,脾气也差了。人生了病,情绪也不稳。他们夫妻感情大概也不好,刘副市长好像外面有人了。”
 
  4.她双眼空荡荡
 
  两个多小时后,她终于被推了出来。躺在手术车上的她,那一刻看着脆弱极了,虚弱得好像随时都会碎掉一般。她被推到门外,没有见到想要见的人,眼神再一次黯下去,但她只是微微地转动了头,便再也没有说什么。
 
  她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一整天都很沉默,也不发脾气了。下午我去给她拿营养餐,回来看见她好像哭了。
 
  第二天,换到普通病房。终于来了一群人,都是刘副市长的部下,送了很多水果和花,整个房间顿时变得非常热闹。她说话的口气立刻便变成了市长夫人,高高在上中又故意显着一些亲热。但她精力有限,讲了不多的话便让那一群人走了。
 
  最后剩下了刘副市长的秘书。这次她的话很直接:“市长呢?”秘书恭敬地说:“市长这两天实在是忙,这不,他正在开会,让我来看看您。”姚玉的神色充满了嘲讽,眼神却锐利不已,死死地盯着秘书。秘书只是嘿嘿地笑,坐在床边问长问短,问明天想吃什么,问手术过程是否顺利,问大约几天能出院。姚玉闭上眼,脸上没有表情:“我要休息了,你忙去吧。”
 
  人都走了。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脸上没有表情,双眼空荡荡的,这种表情一直维持了很久很久。我不由得替她感到心酸:所有人都来了,可她最亲近的人,老公,却没有来,甚至电话都不曾有一个。
 
  突然,她很小声对我说:“我有点不舒服,前后胸都很疼。”我赶紧去护士站叫医生。李医师过来看了看,说是术后正常反应,明天就会好起来。她完全没了手术前的气焰,虚弱地说了一句:“刘副市长来了后,你叫醒我。”
 
  可是刘副市长一夜都没有来。
 
  5.一张白布
 
  第二天一早,刘副市长终于来了。她还在昏睡,我喊醒了她。
 
  她声音低微却尖锐:“你终于有时间了,不容易呀。”刘副市长皱着眉想说什么,保姆拉着我就出了门,并体贴地将门关上了。走了两步,听到她无法控制地大叫:“你来干什么?来看我死了没吗?”
 
  我去护士站待了一会儿,呼叫器就响了起来。是保姆的声音,我急忙跑过来,发现姚玉昏倒在洗手间里。刘副市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医生与护士冲进来,急忙将姚玉推进急救室。我很慌乱,出什么事了?难道,是刘副市长来了她情绪太过激动?下意识看了看保姆,她紧抿着嘴,一声不响。
 
  四十分钟后,姚玉被推出来,呼吸与心跳已经有了,却依然昏迷,而且带着呼吸机。院长中断了一个会议赶了过来,头上全是冷汗。他与保姆商量:“要不,让刘副市长过来一下?”保姆问:“现在是什么情况?”院长说:“应该是肺栓塞的并发症。现在等着专家会诊。”保姆并不着急:“那就等专家来,刘副市长今天要与市长下乡视察,一早就告诉我,不要给他打电话。”
 
  专家会诊一下又是几个小时,姚玉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忍不住了,对保姆说:“还是打电话给刘副市长吧,万一有了什么事,你担得起这个责任么?”保姆这才打电话过去,但对方没有接。她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依然是没有回音。
 
  我试探地问她:“他们夫妻俩关系不是很好吧?”她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不搭我的话。
 
  后来的情况急转直下。那个白天,院长专家医生护士们进进出出了很多次,确认是肺栓塞引起的肺梗死。她再也没醒过来。那天下午七点钟左右,她的心跳完全停止了。
 
  在医院,我看多了病人的死亡。场景都是很类似的,亲人的哭声、心电监护仪的刺耳尖叫声……一切都让人绝望而伤感。但姚玉身边,一个亲人也不在场,连心电监护仪的叫声都那么孤单。一张白布,最伤心的是院长,他脸色灰暗暗的,双眼都没有了神采。
 
  没有人在乎她,就像她在这住院的几天,人来人往,又有多少人在乎她?
 
  刘副市长在姚玉去世后两个多小时才匆匆赶来,神色有些茫然。
 
  毕竟是共度了几十年的妻子,我想这一刻,他应该是有些伤感的吧?
 
  护士们都在议论,一个小小的子宫肌瘤手术,怎么会突然死亡了呢?
 
  估计院长是要倒大霉了。
 
  两个月后,院长果真被撤了职,被降职调往下面一个很偏远的地级市里。李医生莫名其妙地被开除了,却没有提原因。有人说,刘副市长的夫人,也许是死于医疗事故。但这事也没人提出申诉,毕竟刘副市长还分管着医疗系统,大家都懂。反正,该处理的都处理了。她终于不用担心衰老或是性福了,也不用面对这看似光鲜的冰冷世界了。《摘自大河文摘报“人间万象”11年10月13日》

  一语点评:不要羡慕高官和富人,别看他们衣冠楚楚,威风八面,其实金钱和权力已经让他们异化,他们背后的阴暗、冷漠和内心的煎熬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