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最后的忆苦餐  

2011-10-24 17:18: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最后的忆苦餐,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六十岁矮矮胖胖的王奶奶带着红袖章站在我们家年夜饭桌前,满脸皱纹装出一付严肃模样令人忍俊不禁。“吃忆苦餐了吗?”母亲连忙站起来指着桌上用野菜和糠皮做成的菜团子:“您看,正在吃,正在吃。”其实王奶奶早已看到五屉柜上用纱罩遮住的难得的的年夜饭,那是一锅红烧肉,家里不论如何拮据,年夜饭母亲都要准备得丰盛一点,王奶奶知道但她只是视而不见而已。末了老太太微笑着说:明年再不会吃忆苦餐了,新年万事如意。”说完转动小脚走了,那夜雪花飘飘,零零落落的炮竹声给新的一年带来了一些欢乐。

王奶奶的话果然应验了,第二年不再吃忆苦餐了,这意味着一个艰难时代的终结,回到厂里没多久我从浇铸车间调到了厂部办公室,原因是我是车间唯一一名高中生。在厂办我负责宣传、资料、文书兼工会专干,我很珍惜这次人生转折,除了日常工作,每月定期出八个宣传窗,中晚两次组稿和广播,虽然非常辛苦却也无怨无悔。为了工作方便我购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但戴在手腕上总有一种惶惑和不安,因为几年前我曾带过父亲一块老式手表在大会上被不点名的批评过: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我们的同志竟奢侈到带起手表来了。因为那次批评,余悸尤在,不过这次戴表无意中让老车间主任看到了,他也只羡慕地说了一句“这表真不错,比我的漂亮!”他伸了伸手腕,那是一块梅花牌手表,车间主任能戴,看样子是已经解禁了。有趣的是从那以后,王奶奶也没有戴红袖章了,而且也不再干治保查户口之类的事了。

王奶奶没干“行政工作”后,在门口摆了一个烟摊,门内办了一个小人书室,生活自然是比带红袖章时好。因为老太太是五保户,只靠一点救济款,带袖标是尽义务,现在除了国家救济,还能自食其力挣一点,老人家自然高兴。有时候我休假回来老太太也抬抬手腕:“今天回来火车还挺准时。”手腕上也带着一块电子手表。

几年后我们住的那栋小阁楼作为危房拆迁了,我也调入市里从事单位行政工作,有了新家,王奶奶则搬进了安居工程。每年过春节,老人们都互相拜访,老太太已八十高龄,我们自然去得多一点,提起过年查忆苦餐的事,老太太认真的说:那几年我没有得罪你们吧!我赶紧说:那哪能呢,要不是您的好心、那一年最好的一桌美食不让您给没收了,说得老太太开怀大笑起来。

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又将姗姗而来,走在繁华祥和的大街上,突然又想起那年藏年夜饭的事,那是最后的忆苦餐,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洞庭之声》1999年1月5日“洞庭文萃”

  评论这张
 
阅读(973)| 评论(1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