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品尝饥饿》  

2012-05-18 16:00: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出一些旧作。纪录着那个年代真实的生活,哈哈镜将陆续放在博客上,愿和那个时代共同走过来的博友一起回忆与探讨。 

我的少年时代是从饥饿中滚打出来的,那时候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湖边的厥根,蒿巴,粮库里的糠饼,还有那青青的略带苦涩的野菜,常常成为我们餐桌上的主食。一顿二两米那是定量,为了填饱肚子有人发明了双蒸饭,一钵饭蒸上二次、三次、表面上份量增加了,事实上米饭变得淡而无味,而且过后消化更快。遇上那种年代了,能不说是一种艰辛,一种磨练,然而正是这种艰辛锻炼了整整一代人。

 

一小钵饭、一小颗糖、一块南瓜做成的饼干,在长辈和亲友们的手中传递到我们稚嫩的小手上,我们贪婪地品尝着这人世间最美好的食品,全然不顾那苍老疲倦的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爱怜与奉献。记得那时候我曾寄住在乡下舅舅家,舅爹是一位出名的忠厚老实农民,老人家没日没夜地在农田里劳作,回来时常常是夜静更深,老人家每次收工,筐里总是装满了山上地里能吃的东西。舅爹把数量有限的米饭留给我们这些孩子,而自己则把剩下的锅巴掺上野菜煮成稀饭坐在灶边有滋有味的吃起来。

 

在简陋的乡村小学里,有时候为了补习功课,傍晚时老师就把我留在家里辅导,善良慈爱的师母则坐在煤油灯前纳着鞋底关切地望着我,当我感到饥饿袭来变得倦怠时,师母不失时机地捞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在那种岁月,面条是要凭计划供应的。师母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不时发出轻轻的叹息。尔后我和外祖母住在一起,课余时我和外祖母一道耕种着一块小小的棉花地,棉花地里长着一种肥肥的土蚕,煮熟了的土蚕外白内黄,香甜可口。我所品尝过的东西,现在不会再有人品尝了,然而外祖母给我留下的吟咏过的诗句我依旧在品尝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饥饿并没有摧垮一代人的奋斗,在工厂里、在田野上、在抗洪抢险、冬修水利的大堤上,依然可以看到贫困瘦弱的的工人,农民、学生劳动的身影,(那个年代很难看到西装革履的胖子)我们常常下到农村和社员们一道插田、双抢、兴修水利,和他们一道吃红薯饭、吃水煮青菜,我们共同品尝着艰苦和穷困。

 

贫困和磨难是一份宝贵的财富,饿其体肤、劳其筋骨,增益其所不能,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在人生旅途上坦然接受命运的挑战,把艰辛和饥饿当作上帝送给我的一份精神大餐。

                                  原载洞庭之声报副刊1997年8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