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旧作续《酒 伯》  

2012-05-24 18:32: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伯是老山冲里的生产队长,为人耿直,办事公道,唯一的嗜好是喜欢喝两盅。

 

酒伯是老山冲里的生产队长,为人耿直,办事公道,唯一的嗜好是喜欢喝两盅。腰上终年挂着一个酒葫芦,葫芦里装满了农家小酒。年成好时便自酿粮酒,年成差时酿红薯酒,每饮大抵半斤八两,且从未醉过,大家称其酒伯,真名倒忘了。其时我落户在酒伯家,对他的豪饮轶事亲有所见。

 

那年春节,酒伯拿出了围网,决定在队里鱼塘捕鱼慰劳辛苦一年的村民们,由于青壮年大多冬修水利去了,于是这任务就落在酒伯和我身上。寒风凛冽,站在地上尚且冷的发抖,下水拖网那滋味谅可想而知。酒伯把队里唯一一套雨衣雨裤扔给了我,拿起腰间的酒葫芦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就喝了大半壶,他顺手把葫芦递给我:“喝两口,发发热。”随即脱掉外衣外裤仅穿一条裤衩就跳了下去。我也猛喝了几大口,一股辛辣的液体从喉际直贯肠胃进而渗透全身,虽身着雨衣雨裤,那水下的寒气依旧麻木着我的双脚,不知道年近半百的酒伯那又黑又瘦的身子在水中时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拿酒来”!酒伯一声大吼,早以灌满的酒葫芦从岸上飞到酒伯手中,当围网到达对岸时,酒伯脸都冻乌了,蹲在火塘边的酒伯看着大伙兴高采烈地分鱼,那种惬意溢于言表。稍后酒伯走到中间那份鱼前瞧了瞧,顺手把几条最大的扔到两户人多劳少的苦难户份上,拿着剩下的几条小鱼扔进自家的筐里,对我喊道:“走,今晚煮鲜鱼,陪我喝两盅。”

 

有一次酒伯为村里的事和社主任赌酒,那年月兴割资本主义尾巴,连养鸡鸭生蛋换点油盐钱都要挨批斗,由于村小偏僻,加上酒伯的游说挡驾,小屋场照样鸡鸭成群。这次可是社主任亲自来检查,情况就显得严重多了,好在社主任和酒伯是老友,一进村就被酒伯拖进了屋,自家的鸡,自酿的酒。三杯下肚,酒伯亮了底牌:“主任,这是最后一次吃鸡了。”主任一愣:“怎么啦?”“一家喂一只,我还要做种。”“这是上面的规定,我也没有办法。”主任又干了一杯。“我看你是既无胆量又无酒量”酒伯开始奚落主任。“你有胆量这一壶你一口喝掉,我就从此不过问你队里喂鸡的事。”主任不甘示弱。“说话算数?”“当然算数!”仗着酒性主任拍了胸膛,酒伯抓过葫芦一饮而尽。这一壶可是足足两斤酒号,那夜酒伯真的醉了,我看他又哭又跳挨家挨户通报喜讯,让大家从此放心养鸡。自那之后社主任来检查工作果然

从不提及喂鸡之事。

 

两年后我离开了那个生产队,而且再无缘与酒伯重叙旧情,然而酒伯那精干黑瘦的身影那终日挂在腰间晃荡荡的葫芦,以及在那悠悠岁月中蕴含于葫芦中的一片冰心还常常引起我对他的深深怀念。

 

岳阳晚报1995年2月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