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旧作续《笛手大维》  

2012-07-16 15:25: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笛手名叫大维,和我同时下放到一个贫瘠而又偏僻的山村,每当月光如水的夜晚他常一个人站在山涧小溪边呜呜咽咽吹上几曲。他没有从过师,在那漫长而又寂寞的下乡岁月,短笛是他最心爱的朋友。

 大维身材单薄属那种弱不禁风的青年。由于他擅长吹笛这一专长,先是被选进大队文艺宣传队后是公社宣传队,这样使他多少避免了一些繁重的体力劳动。大维的吹奏技术因演出的频繁而日臻高超,他的笛声时而激越高昂,时而悠长哀怨,那股来自丹田的气流从他那女性般的嘴唇中涌出,伴随着情感的变化,如兵家鏖战,如波涛浪涌,如溪流淙淙如白云冉冉,把人带进如诗如画的境界,那节奏明快的吐音和上下滑动的颤音调拨着听众的心弦。

 大维最拿手的演奏曲是《扬鞭催马运粮忙》,在汽灯高悬的公社舞台上,在冬修水利的大堤上,他那小小的短笛借助麦克风在高音喇叭中传出,大伙都知道那就是知青大维。由于他的笛声,曾经有几个文艺团体来公社商调过,但因出身不好,社会关系复杂,几次调走都未成功,接踵而来的是热恋着他的姑娘被他的笛声吸引而来最终也由于他的笛声而离他而去。

 一个双抢后幽寂的夜晚,笛声又在山涧里响起,那声音如怨如诉,悲壮激烈,那急促的吐音反常地拉长几个节拍,一声笛膜断裂的声音使乐曲嘎然而止。我循声而去发现大维呆呆地坐在溪边青石板上手握横笛泪流满面,那情景使我想起了《二泉映月》的瞎子阿炳,我们默默地并肩坐着,注视着那凄清月光笼罩的黛色群山,大维长叹一声随手一扬,那伴随多年的短笛竟随着溪水缓缓而去,我赶紧脱掉鞋子追赶着捞起那支短笛,此时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这颗备受磨难的心。“大维,老乡和知青们都喜欢你,是因为你的笛声给大家带来了欢乐,也寄托了你对未来的追求,丢掉了你的爱物,不也就丢掉了欢乐,丢掉了你的自信心和进取心。”大维无言以对。

 不久大维背着简单的行装和我们道别了,他没有告诉我们要去哪儿,他只说他不会消沉下去。再见到大维已八十年代初,全省文艺调演在我所在的城市公演,当金丝绒的帷幕缓缓拉开,报幕员报道:笛子独奏,演奏者柳大维时,大维已经神采奕奕地站在舞台中央了。久违了,大维!一曲“扬鞭催马运粮忙”和伴奏的激越和声又把我带回到了那松涛起伏的山野小村,带回到艰难困苦的知青年代,大维再次鞠躬谢幕,我忘情地站起来向他挥手致意,不一会有一个身影出现在观众席的过道上,大维,正缓步向我走来……

 

原载湖南工人报1998年1月《文化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