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吊唁玄机  

2014-08-14 15:05:15|  分类: 小说、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金和马炮科里的老科长终于退下来了。一把手李局吐露,接班的人选原则上在本科室内部产生,根据条件公平竞争。目前科里只有吴金和马炮两人符合条件,两人都近不惑之年,文凭学识阅历也都旗鼓相当,谁能当上科长,那就靠各人的造化了。

就在选拔紧锣密鼓进行的时候,,李局的岳母娘老病又患了,住进了医院,医生告诉了家里人,老人家想吃什么就给她吃什么,尽量满足老人家要求,言下之意是这病是治不好的,家里要准备后事。随后老人家便被接了回去,很快全局上下都知道局长的岳母病危这事。得到这个消息,吴金和马炮心里都在暗想,这可是天赐良机,巴结李局在此一举,两人都憋足了劲打算一决高下。

那天上午马炮从外面办事回来经过吴金的办公室,就听见吴金对着电话说事:“什么,局座的岳母娘已经去世了,行,我把工作安排一下,明天上午赶过去,嗯,就这样。”马炮一听赶紧凑了上去:“你刚才说什么,局座的娘就过世了,怎么这么快?”吴金翻着眼皮楞了一下,随后低着头含糊地嗯了两声就匆匆地走了。

望着走远了的吴金,马炮心里想,这小子还想瞒我,幸亏我听到了,你明天上午去,我现在就去,趁着还没有别人知道这个消息。于是马炮找朋友弄了一台车,买了一个大大的花圈,准备了一份厚礼喜滋滋的吊唁去了。

来到乡下马炮亲自举着花圈一步一步向院里走去,放好花圈便直奔室内,这一进去让马炮的脸都吓白了,伸进口袋的手半天都没有拿出来,李局正和病榻上的岳母娘说话。马炮呆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李局热情地招呼着马炮,看马炮神色怪异,李局站了起来,这一看外面的花圈,李局脸便黑了。

聘任会上李局宣布,吴金被聘为该科科长,马炮早就知道自己没戏了,但马炮弄不明白,吴金这小子在电话中千真万确说局座的岳母娘已经去世了。

 马炮后来终于弄清楚了,但他欲哭无泪。吴金那天确是接了一个电话,局长的岳母娘也确是病故了,但此局长非彼局长。

电话是吴金的同学打来的。老同学告诉吴金,他们的老同学杨局的母亲病故了,约他什么时候一起去吊唁。

 

                                                     《故事报》2004年8月 第33期 “精短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