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西塘旧事》  

2014-04-20 11:36: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金秋月光如水之夜,便有无数团鱼悄无声息地从河里爬出,它们轻轻扒开细沙,静卧在沙窝里,在产下一堆堆雪白的团鱼蛋后,用爪将沙子覆盖好又悄然回到河里……

 

原创散文《西塘的故事》 - 哈哈镜 - 哈哈镜

   今日的西塘河

 

原创散文《西塘的故事》 - 哈哈镜 - 哈哈镜

    曾经美丽的沙滩

   

  西塘位于湖南岳阳县西塘镇,西塘曾经山清水秀,良田沃土,一马平川。西塘以街得名,称西塘街,街分上街和下街,下街紧靠西塘河。西塘河小时候叫西塘港,西塘河两岸分属两个县,岸这边是岳阳县西塘镇,河对面属临湘县,叫托坝镇,河宽里许。五六十年代西塘桥是石墩木桥,虽说是木桥但窄而简陋,如果相对有人走动,一人必须在就近桥墩上礼让,否则两人过不了,如果是独轮车(就是那种木制的用手推起来吱吱响的车)就更加麻烦了。桥下是清彻见底的流水,清到能看见河底的细沙和鹅卵石以及游来游去色彩斑斓的鱼儿。谈到鱼儿,这里除了有鲢鲤草鲫和一些叫不出名的鱼外更有一种扁长七寸左右的桃花鱼,桃花鱼色彩鲜艳,其色彩状如桃花因而得名,桃花鱼喜食落英缤纷的桃花,西塘河两岸桃树延绵,桃花灼灼,纷纷飘落的桃花养育了味道极鲜的桃花鱼,鱼花相得益彰。

  河两岸沙滩平坦,其沙白而细腻,指间泻出宛如流水,沙滩上时有绿树丛丛,每逢金秋月光如水之夜,便有无数团鱼悄无声息地从河里爬出,它们轻轻扒开细沙,静卧在沙窝里,在产下一堆堆雪白的团鱼蛋后,用爪将沙子覆盖好又悄然回到河里。小时候我们吃过很多团鱼蛋,团鱼蛋有鹌鹑蛋大小,清水煮蛋味道美极了,找到团鱼蛋很简单,团鱼产子后虽然把产床埋得很隐蔽,但完工后他会沿老路回到水中,它往返的脚印在清晨暴露了它的秘密,脚印在沙滩上的终点处即是它产子的沙窝。小心的刨开沙窝,一堆至少一二十个可爱的小蛋蛋呈现在你眼前,不过大多数孵化后的小团鱼会蹒跚着跳进河里,翻着粉红色的小肚皮向远方游去。

  西塘人喜种一种能做麻绳的小树,好象叫麻树,每到秋天树成熟了,农人们便把麻树割下来成捆成捆地放到西塘河里浸泡,一泡就是一个来月。麻树含有麻醉成份,时间一久,麻汁浸入河水中,河中的大小鱼类就和喝了酒一样,浮出水面晃晃悠悠,你尽可以用手捞,用网打,太大的则需用木棒敲一下鱼头,那一向河里欢声笑语不断,一次捞个一二十斤鲜鱼是很轻松的事。

  西塘河除了奉献给人们美味佳肴、清彻甘甜的饮水外,还有四季不断的泉水。说来奇怪,两岸的树阴下总隔不多远就有一汪泉水,泉水细沙铺就,上遮以绿阴,有好事者用桃木做成瓢子,放置其中,每逢夏秋饮者络绎不绝,即是严冬,泉水依旧温如甘露。老一辈人说,西塘桥下那汪泉水有来历,每逢有新婚夫妻结婚,只要用心守在那里,夜深人静之际泉水会有金碗冒出,新婚夫妻可以共饮一杯清泉而恩爱一世,白头到老。

  西塘河也有波涛汹涌横行无忌的时候,那是春汛或秋汛,洪水淹没了两岸的沙洲,冲掉了连接两岸的木桥,上游时有家具,木材,牲猪等物顺流而下,胆大的会驾上小舟在浪涛中打捞。自然秋汛的西塘河也给上游的山里人带来了好机会,延绵不断的木筏会顺流而下,这就是我曾发表过的散文《放排人》,他们趁此良机把木材运进城里。

西塘桥也有故事,除了我写的《曹疯子》一文与桥有关外,西塘桥还是每年端午节西塘和托坝两地少年的战场。每到端午节这天,两地少年都要开一次战,战争的目的就是冲到桥对面赶走敌方者为胜。桥窄而且不平,只能容得一人打头阵,后面仅能一个一个跟进,河上砂石在空中嗖嗖飞过,两岸观战和助阵者人众,喊杀声震天。战于桥上的少年有落水者,有跳水者,有在水中用水花击打对方者。记得有一次西塘这方一敢打敢冲少年头包棉衣冲入“敌阵”突破一夫当关的防线,后众趁机拥入,托坝方乱了阵脚,溃不成军,逃之夭夭。因为每年都有一次争桥战,这也成了两岸端午节一道景观,不过双方都点到为止,没有出现过伤人事件。

说到端午沙滩之战想起一事,应该是五六十年代,在两岸战场的托坝方,也就是河滩上,曾经召开过一次震动两县的万人宣判大会。一名曾经战功赫赫的本地现役军官,回故乡探亲。该军官出走前已经成家,并育有一子,后来在部队里结识了一位美貌新人,便起了休妻之念,借探亲之机,终于做通了农村妻子的工作,但妻子提出儿子必须由他带走抚养,但新人不同意,军官左思右想谎称和其弟带儿子去托坝买东西,在途中竟将儿子溺死。儿子临死前大呼叔叔救我,但其叔竟呆立不动,此案很快即破。军官在西塘河边宣判死刑后即就地执行,其弟亦在宣判之列。此事恍然中已半个多世纪,老一辈人大多还记得此案,只是流水依旧,斯人已杳。

西塘街长四五百来米,一直延伸到桥边,清晨村姑们在这里洗衣,男人们在这里挑水,孩子们在这里游泳嘻闹,很美的一幅乡村生活图,我写过一篇散文《故乡捣衣声》发表在几家报刊上,写的就是西塘的早晨。西塘街是一条古朴的街,两边是青砖瓦房,中间夹杂有茅草房。街上一色的青石板,街上有包子油条铺,点心铺,杂货店,有药房,印象很深的是药房,我在散文《远爷》中有记述。西塘街传有一段佳话,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一位叔叔的婚礼,这位年轻的叔叔叫周继光,家境殷实,当年在武汉读书,高大英俊,才华横溢,时有作品在报刊上发表,后来在武汉有了恋情,双双放弃前途回到镇上,在小街上举行了惊世骇俗的文明婚礼,不座花骄,不着凤冠,双双牵手走过小街。这一选择让两人在后来多经磨难,在那艰难困苦的年代,夫妻相互搀扶,相濡以沫,终因贫病交加,先后离世,闻之让人唏嘘。

 

原创散文《西塘的故事》 - 哈哈镜 - 哈哈镜

   民俗文化的希望 

西塘街上春节玩龙舞狮是最热闹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喊彩人,龙狮舞一个回合后会有喊彩人喊彩,婚丧嫁娶样样能来,也就是即兴吟诗。 一个有名气的喊彩人必须绝顶聪明,出口成章,我的童年伙伴聂立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没有读什么书,小小年纪能融会贯通自成一家信口颂来,着实让人惊叹,可惜他英年早逝,过早地离开了人间,我在散文《喊 彩》中寄托了对这位童年伙伴的怀念。周继四,我的少年伙伴,我们一起就读西塘完小,继四家木工活闻名乡里,继四耳濡目染很得真传,小小年纪在镇上有第一部自行车时即用木材彷制了一辆,并在全社干部参观下驾车表演,也可惜英年早逝,西塘人杰地灵可见一斑。

西塘还有很多民间技艺高手,如扎狮龙的,做木屐的,做油纸伞的,做灯笼的。在民俗文化上有擅长讲三国水浒的高手,有演皮影子的高手,还有一种地方独有的乡戏是西塘人传唱的,叫“岳舞台”似乎和花古戏有所渊源,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唱了。在古民俗建筑方面,岳阳有个渭洞张谷英村,其实西塘也有个刘仁长村,它紧邻西塘街也是历经几代的古建筑群。刘仁长村都姓刘,以血缘关糸聚族而居。青砖青瓦,雕龙画凤,有的院落大门上还挂有“进士及第”的漆匾。仁长大小屋相连,檐廊衔接,纵横千陌,人谓进其村如入迷宫,经久而不知其出处,可惜此古村落因位于平畈之中,经年之后即分化瓦解不复存在了。

西塘流传这么两句话:“西塘 西塘 本是好地方,不是大水冲破,还要出霸王”西塘出过一位共产党的革命烈士刘正堂,刘正堂出生在西塘仁长村一个佃农家庭。曾任岳阳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后被县“铲共义勇队”逮捕杀害。西塘也出过几位杰出的国民党黄埔军人,周继忽,国民党宪兵团长就是其中之一,我曾撰文记述过他的事迹。但西塘或许真的出了两位比霸王还厉害的人,一位是三国水军都督周渝。据史学家陈湘源先生介绍,有史记载的周瑜墓有七处之多,而岳阳的周瑜墓极有可能为周瑜真墓岳阳《周氏族谱》记载,岳阳的小港、石子岭、河塘、西塘、松阳湖等多处地方有周瑜后裔繁衍生息,而西塘周姓人氏不少,老一辈人族谱证实他们就是周氏后人。

还有一位那就是刘敖,有记载说;刘敖(1829-1887),字凤翔,湖南临湘云溪(今岳阳云溪区)文家冲人。早年参加湘军,曾任浙江台州知府。是左宗棠派系主力,组左宗棠收复新疆有功,后任台湾兵备道。著有《巡台退思录》。 关于刘璈的籍贯。据沈葆桢于光绪元年二月十七日片称:“据营务处浙江候补道刘璈禀称:该员于本年二月初一日在风港营次接到家信,知父品章于同治十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在湖南临湘县本籍病故,恳请奔丧,回籍守制。”据此, 刘璈的籍贯或为湖南临湘县。但据西塘人讲,刘敖是西塘人,其妻杨氏糸西塘新段杨家人,刘敖病故时葬在西塘,造疑冢三十二座,冢深十余米,巨棺用绳索吊下,无人知其真墓之所在。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时在西塘发现了刘敖的墓葬,墓开时刘敖仍须发苍苍,墓内有不少文物珠宝,刘敖遗体见光后即风化,墓内器物也不知所终,如果此事确实,刘敖糸岳阳西塘人则可以成立,笔者末考证过不知其真假。还有三位想达则兼济天下的梦幻少年,西塘有厚重的古文化渊源,受历史文化的影响,有三位少年曾在桃树下仿桃园三结义,结为兄弟,随着岁月的增长,三人中健昭一人参军,喊彩人立生从事所谓“投机倒把”,留下的我继续寒窗苦读,光阴荏冉世事苍茫,少年梦早已随风而去,而喊彩人立生也在一次贩运货物时因车祸而殇。

现在的西塘和其他小镇一样,已是商品风气很浓的小镇,古风古俗已渐行渐远,但还有一群故土情深的乡人在坚守着民俗文化的传承。不过西塘河已永远失去了她的纯静和美丽,变成了一条干涸和污浊的河。昔日的木桥变成了西塘大桥,唯一的老街还在,青石板还在,她静静地伫立在新街的后面,象一脸苍桑的老人,注视着这个不断变化着的世界。

老街有我少年时的梦想,有着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我的高小六年就是在外婆这块故土上度过的,母校就在我外婆家叫黄家坂的背后,那里有我长久不能忘怀的三舅爷和细三舅爷两位慈祥勤劳的老人,(散文《黄家段》和《一百元银元》即取材于此)还有母校的启蒙老师周继文先生,一位令当年所有学子尊敬的先生。先生已八十余高龄,不久前因脑梗卧病在床,但愿先生能健健康康好起来。在母校悠长的钟声中我和同班同学庆岳君同时考入了县城第一中学,提到庆岳君,是因为我们两人都爱好语文,作文几乎每次都是周老师评点的范本,同时考入县一中让我们打了一个平手,不过初中毕业时庆岳君因为根正苗红,被录取学员兵,后在某军区政治部工作,儿时的快乐已渐行渐远。

当我收笔时,突然想起了 陈与义的“临江仙”: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渔舟唱晚,风华已逝,怀念西塘 我儿时的故乡! 

                        

                     2014年04月19日于岳阳5月4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033)|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