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哈镜

世事洞明皆学问,信笔涂鸦即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知青、银行职员,自由撰稿人。迄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报告文学、通讯、新闻报道网文近二百万字。南方都市,三湘都市、城市金融、湖南工人、岳阳晚报、故事报,古今故事、民间文学、微型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杂志均曾刊发过作品。闲时玩玩博客,哈哈镜所有作品均糸本人原创,除注明刊发出处外均为近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再见酒伯》  

2014-06-01 11:39: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天有机会回到阔别多年的毛田南冲南坳渔场,所谓南坳渔场只是我下放时还残留在心中的渔场,很久以前由于修铁山水库,这里早已变成了一片汪洋。作为知青我在这里呆了近两年的时光,渔场就我一个知青,十来户人家,场里有六个鱼池,既养鱼,也搞孵化。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割草喂鱼和送鱼苗。印象最深的是春上担着鱼苗往毛田区一些村庄送,村里把鱼苗点数后下到塘里,过年的时候则按欠条收取鱼苗费,有时候我还跟着坳上人到深山老林挑木材。我几乎踏遍了毛田的山山水水,虽然又苦又累,但山青水秀的风景,美丽的大自然洗去了我的疲劳和辛苦,山里人的纯朴和热情也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光阴荏冉,几十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当年闻名全国的毛田再也不是学大寨时的模样,一切历史痕迹已经被岁月的风尘荡涤得无影无踪。在八斗丘我想寻找到熟悉的东西,但这已是一个逝去的梦,而这个梦连梦境都没有了。在小镇路口有一处红砖瓦房一位中年妇女荷锄而出,她热情地告诉我们,坳上鱼场早已没有了,坳上人家也都搬迁了,有的老人都已谢世。我试着问那鱼场的老场长现在哪里,你是说金爹呀,他就住在前面不远处公路边上,我们循着她指给的方向问到了一家小商店,店主告诉我,金老爷子就在她边上的一户人家里打牌。见到金爷,我依稀还能认出,但他一时认不出我是谁,当我告诉他我就是当年下放在他那里的知青并报出名字时,他一下子兴奋了,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金爷已年近八十,早已不是当年“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血气方刚的汉子了,看着满脸苍桑,步履蹒跚的金爷,让人悲凉。

  我赶紧在那家商店买了两箱食品,然后问老人家还要什么,金爷推让了几句:“那就还拿点下酒的点心吧 ,我这才想起来,老爷子的嗜酒看来一直末改,我让老人自己挑了几样。一路相扶着到了老爷子的家,房子很旧,一排三间,光线暗淡,看样子很少收拾,比较零乱,他说茶就没有,我们喝酒。我们都不喝酒,但老爷子依旧每人面前倒了一盅,我们都轻轻碰了一下杯子,金爷开始自酌自饮了,他用双手端起酒杯,我发现他双手抖得厉害,酒也溢出杯子,但饮酒的速度很快。我们聊起了旧事问起了故人,说话中我劝金爷少饮点酒,金爷说,这辈子嗜酒是改不了啦,劝也没用。看着金爷桌边堆起的十几个酒瓶,我想金爷的晚年一定是与酒为伴了。

  金爷老伴已离世,独自一人生活,靠每年六百元的低保度日,老人叹息;当年由于场里没有吃上国家粮,所以没有退休工资。金爷有七子四女,两个女儿夭折,还有九个子女,他说子女都在外面,不过家里有电话,有事他们会回来。金爷的生活很孤独,平日里大概就是打牌喝酒然后回到这个寂寞的家。我们离开金爷家时,金爷握着手送我们出来,我让老人留步,说是以后来这里再来看望,我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有多少的真实性。

  车子翻越丛山峻岭,耳边山涛起伏,我似乎又回到下放年代,在冰雪覆盖的南坳渔场,老金叔在鱼池边身着短裤背心,撒开鱼网,一声大喝:拿酒来!一壶粮酒瞬间喝光,然后纵身一跃,跳进冰冷的鱼池里。当年的金叔已不复存在,但那义无反顾的一吼依然震人心魄,正是这一声吼,让我二十年前就写下了《酒 伯》 ……

                             2014. 5、31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